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桃花詩意重逢

  




  路邊的榆錢嫩綠,在陽光中笑意盈盈。幾顆深紅色的酸棗,在光禿禿的瘦枝上搖晃,仿佛仍在去冬的夢中,纏綿未醒。




  光潔的水泥路上,許是被清晨的風掃過,幹淨清爽。一些褐色的被修建過的樹枝成堆地自崖壁上散落,慵懶地曬著太陽。




  腳步踏在灰色的地面上,發出清晰的脆響。一邊走,一邊不由得想起去年,仍是這樣的春日,似乎也是周六。一大撥人興高采烈,早早地自城區出發,驅車而來,只為一睹桃花的芳容。那是一場期待已久的集體約定。和粉嫩的桃花,和燦爛的春天。




  如今景依舊,物依舊,而人,卻已不同。




  那些曾經同行的人,今在何方?他們是否,也還像我一樣,惦念著曾經的柳綠花紅?他們是否,安然無恙?




  春風不語。心事,亦沉默著,矜持著,不與爭春。




  此番前來,不為赴約,只是重逢。




  不合時宜地,突然就想到了“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奇怪,不是應該想到“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嗎?




  相遇一種心情,或許也是一種機緣。想來“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大概不是陳詞濫調,而是說到了不少人的心裏,猶如春天裏的青苗,倘若情景仿佛,便蹭蹭蹭地竄出綠生生的芽來,即刻長滿心田。




  而春天,包括春天裏的萬物,則按部就班地依著季節,該抽枝的抽枝,該展葉的展葉,該開花的開花。喜也好,憂也罷,在大自然的眼裏,一切都是那么微不足道。




  彩旗,燈籠,恰到好處地點綴著桃花林。幾個賣飲料和燒烤的小販,早早兒地在此支起攤子靜候遊客。




  幾個孩子在蕩著秋千,歡笑聲飄在桃林上空。鑼鼓聲從遠處傳來,鏗鏘陣陣。漸漸地,人多了起來。




  地上,三三兩兩的蒲公英,妖嬈地舉著黃色的花傘,正笑得明亮燦爛。




  抬頭,只見初綻的桃花正嫵媚著,頗為動人。而有些花兒略謝的桃樹枝頭,新鮮的桃葉正在舒展。蜜蜂在采蜜,嚶嚶嗡嗡地舞動著,勤勉而幸福。




  這裏是粉紅色的世界。遠望,如雲霞。近觀,似帷幔。風動處,旖旎曼妙,恍入仙境。




  正出神,有飛機盤旋的轟鳴聲響起,不覺仰望。原來是航拍。於是微笑揮手致意。




  小小的蜜蜂機,潔白而精巧,惹人喜愛。更難得的是,它仿佛通靈一般,在我頭頂上方不遠處短暫停留,而後緩緩離開。幾分鍾後複又折回,在我的微笑和揮手中徐徐地飛遠。有些鬱悶的心情,也隨之好了大半。




  原來它是在用這種方式告訴我,如此明媚的春光,切莫辜負。




  隔著田埂,繁花的縫隙處,嫋嫋婷婷的倩影忽隱忽現。哦,原來是模特隊的佳麗們,組團前來踏春。彩衣鮮豔,衣袂飄飄,奧黛,旗袍,紗裙,五彩繽紛,靚麗靈秀,爭相鬥豔。團扇,折扇,花傘,與桃花共舞,打扮著春天。妝容精致的佳人呢,誰說不是春天裏的精靈呢?趁著這大好的春光,趁著這明媚的春色,與嬌豔的桃花,相遇在春風中,相遇在春天裏。




  這是魅力的綻放,這是未來的暢想,這是美麗與美麗的相遇,這是喜悅與喜悅的碰撞。




  春已來,希望不遠。




  不負春光。




  可忙壞了攝影師們,左拍拍,右拍拍,仿佛要把這滿園的春色,都收進他們的鏡頭裏。 遠景,特寫,角度,變化交迭,投入忘我。在一陣陣的哢嚓聲響中,攝影師欣喜地記錄下這一美妙愉悅的時刻。這一刻,鏡頭內外的人,都醉了。因為這爛漫的春色,因為這美妙的春光。




  想必古代的朝花節,比之眼前的春景,怕是要隆重得多吧?不過是沒有當今如此發達的攝影攝像技術,因而我們這些生活在現代的愛美之人,只能去遙遠地想象了。




  “衛老師也來啦!”正發呆呢,被人從陶醉中喚醒。一回頭,文友張雨義手持相機正笑意盈盈。忙打過招呼,性情溫和,待人熱情的他為我拍照留念,施禮相謝後,便就此別過,各自賞花賞景去了。




  呦,以國畫牡丹見長的著名大畫家張天武也來了!對著眼前的美景美人拍個不停。是來尋找靈感?還是眼前的一景一物,本來在他眼裏,就都是美不勝收的畫卷?我站立一旁,看著追求完美的他一邊拍照,一邊以一個國畫大師的審美,樂此不疲地指揮著模特們擺pose,糾正細節,甚至表情,竟恍惚不覺這是在現實,還是在劇中。




  美,原來是內心喜悅的綻放。美,原來是由內而外的馨香。美是一種自覺的感知,也是一種靈性的交流和價值的認同。自然是美的,自信是美的,和諧是美的,從容自若亦是美的。




  真正有靈魂的美,不是為了取悅,也不是盲從附和,而是自在隨心,平靜坦然,初心不改,矢志不移,自然地綻放,像花朵一樣。花不論顏色,氣味,形態,亦無論熱烈還是清淡,只要釋放出個體獨一無二的精彩,那就是美。那種美,無與倫比,無可替代。




  只要美在,自會成為風景。




  無憂無慮的兒童,自然是春天裏最活躍的,嬉笑著打鬧著追逐著,在桃花叢中盡情地奔跑。如果說飄飄欲仙的美人使這個春天更加嫵媚多姿,那么這個爛漫的春天,則是因著這些孩子們的到來,越發地活潑可愛,生機盎然。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唐伯虎《桃花庵歌》中這一句詩被打成條幅,懸掛於桃林中的簡易庵棚裏,倒是應合了這景兒。然想起這位名動天下的江南才子,除了影視劇中點秋香的惡搞與周星馳誇張的表演,再想其生前困窘的種種,這詩句卻又難免勾起不為外人道的諸多心酸,唏噓不已。




  而旁邊緊挨的是“桃花春色暖先開,明媚誰人不看來。”倘若切去 “可惜狂風吹落後,殷紅片片點莓苔。”這後兩句詩,旁無雜念,只專注於眼前的景,專注於當下的閑適自在,以及靜默安然的清歡,那么唐代周樸的《桃花》詩卻著實令人心曠神怡。




  “桃花淺深處,似勻深淺妝。”唐代詩人元稹的《桃花》,則美侖美奐,與今日鮮亮的模特們倒是相得益彰。當然,“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兩句穿越時空旖旎而來的好詩,每年一到桃花盛開的時節,只要看到桃花,人們都會第一時間想到它。並會觸景生情,不由自主地吟誦不已。即使平日裏再俗氣的人,也會因著這詩句的華美,頓時散發出鮮活明亮的詩意來。




  其實,這說不盡的桃花,何止是對於那些喜愛詩詞歌賦和舞文弄墨的文人雅士們極具誘惑力,而且對於世間所有愛美的人來說,同樣都是難以抗拒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浸透了春光,氤氳著桃花香氣並廣為流傳的詩句,與立於路邊的靈寶市產業扶貧基地和靈寶市仙姑原農業有限責任公司那兩塊醒目的大牌子一起,構成了今春園子裏獨特的風景。




  以我個人粗陋膚淺的眼光看來,這樣的混搭,不僅有創意,更有深意。因為這個春天,顯然不同以往,詩歌已然在靈寶的土地上,開得格外繁盛和繽紛。很多人的詩意和遠方,也在這個春天,瞬間被集體喚醒。

PR

皮膚變幹還長脂肪粒?

  




  大部分女人以為皮膚衰老的年齡是30歲,其實25歲時,肌膚就已經開始走下坡路,這時需要更密集的保養修複工作。大多數女性除了使用眼霜之外還會使用精華素,為肌膚補充更多的營養成分,但是有些女性對精華素的使用方法存在誤區,可能會導致膚質越來越差,下面小編為大家介紹一下革命性最新美容科技,助你全面提升肌膚質素,改善皮膚 乾燥出油、粗糙不平等問題,重拾健康亮澤肌膚。




  誤區1:使用精華素後,不清潔就睡覺




  精華素不能在臉上停留太多時間,因為它會吸走臉上的水分,讓皮膚感覺很幹。正確的使用方法是:晚上睡前在清潔過的面部塗抹一點點精華素,然後按摩幾分鍾。精華素在臉上停留20分鍾左右,營養成分才能被吸收,然後洗掉。




  誤區2:精華素用的越多越好




  我們在使用精華素的同事,會忽略皮膚表面存在的單細胞微生物細菌。細菌在其生長繁殖的過程中需要大量的維生素、蛋白質等營養物質。而這些物質也正是一般精華素的成分。所以精華素的吸收與否,就要看這些營養物質能否被皮膚吸收。所以,油性肌膚、痤瘡類肌膚最好謹慎使用精華素男士脫髮和禿頭成因眾多,真髮重生中心會按客人的髮質和頭皮狀況提供針對性禿頭治療及產品,我們採用漢方活髮中草藥,並配合韓國的高端活髮科技,刺激及活化頭皮皮囊細胞增生,有效改善大量脫髮而導致的禿頭問題,讓男士重拾自信。




  誤區3:30歲以後,每天使用精華素以維持皮膚活力




  隨著年齡的增長,皮膚的代謝能力也會下降。如果選用油分含量高的精華素作為面霜天天使用,皮膚就會因為養分過多,無法正常代謝而呼吸困難,甚至長出脂肪粒,所以間歇使用最佳。




  精華素和面膜一樣,用完之後要用用清水洗幹淨,否則會倒吸皮膚上的水分,導致膚質越來越幹。皮膚表面存在細菌等微生物,會與皮膚爭奪營養成分,所以說精華素不是使用的越多越好。30歲以後,皮膚的代謝能力下降,此時應當使用精華素,但不宜天天使用,很容易造成營養過剩想即時紓緩皮膚,辦法好簡單,「爆水珠珠精華」吸收快,質地一啲都唔「立」,感覺清涼。特別tips: 只要將支clinique 精華放入雪櫃,運動後攞出嚟搽,粒粒 保濕 能量珠珠,加埋涼浸浸嘅感覺,即時cool down熱辣辣嘅皮膚,仲可以補水,好舒服呀!

在快樂中成長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藍島幼兒園在朝陽公園舉行第二屆“龍飛鳳舞 繩彩飛揚”運動會,17個班、近600名“小運動員”精神抖擻地入場,和家長、老師一起,在春日陽光中盡享體育運動的盛宴。




  “對孩子來說,跳繩是最簡易、最安全的體育器械,也是一項極佳的健體運動,能有效訓練個人的反應和耐力。”北京市優秀學前教育工作者、幼兒園高級教師、藍島幼兒園園長年小霞指出,跳繩不但能培養兒童的協調能力,還能提高兒童記憶力、促進孩子形成時間概念和方位知覺等香港商業專科學校協助商專同學考取商專 lcci資格.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指出,“加強體育,牢固樹立健康第一的思想,確保學生體育課程和課餘活動時間,提高體育教學質量,促進學生身心健康、體魄強健、意志堅強。”教育部印發的《幼兒園工作規程》也指出,“幼兒園應當積極開展適合幼兒的體育活動,充分利用日光、空氣、水等自然因素以及本地自然環境,有計劃地鍛煉幼兒肌體,增強身體的適應和抵抗能力。”藍島幼兒園深入貫徹落實文件精神,以體育為特色辦園,收到了良好效果。




  運動會開幕了!體現“運動無國界”的南非音樂《旗開得勝》響起,由幼兒爸爸們表演的非洲鼓鼓聲震天、精彩亮相,孩子們表演的彩帶飛舞環繞在側,洋溢著春天的色彩。




  一根普普通通的跳繩,居然有這么多花樣?老師們的繩操盡顯青春活力,孩子們的穗操為運動會加油助威。緊接著,小班孩子手拿繩棍“開著汽車”入場,動作稚嫩,充滿童趣;中班孩子精神抖擻,一個個熟練的繩操“正反跳”,在活潑中蘊藏技巧;大班孩子的隊形變換多種多樣,單腳跳、編花跳、“一帶一跳”,繩操展示了他們嫻熟的技能幼兒 學校協助年幼的幼兒在學前 教育 課程 指引中學習必須的技能,讓他們更愉快、順利地到幼稚園學習。國際文憑組織小學項目(IB PYP)課程以探究為基礎,它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閱讀及書寫計劃(TCRWP)互相支持,這強大的語文計劃能培養學生成為一位熱愛且富技巧的小讀者、小作家和探索者。




  每個遊戲中,都巧妙運用了繩的元素,將跑、跳、鑽、爬、平衡等基本動作技能訓練融入其中。孩子們盡情跳躍,飛快奔跑,毎張小臉上都洋溢著自信和歡樂,生動詮釋了生命之美,運動之美。




  隨後,親子遊戲將家長們帶回美好童年。伴隨著親子舞《小樹》的音樂響起,翩翩起舞之後,孩子們給了家長一個莫大的驚喜。“孩子們,你們想說什么?”“爸爸媽媽,我愛你!”現場,不少家長被感動落淚。




  據悉,每年春季,藍島幼兒園都會組織開展形式多樣的運動會,旨在營造積極向上、勇於拼搏的體育精神,讓孩子們在體育中鍛煉、在鍛煉中成長,真正感受“運動使我健康,遊戲讓我快樂”。




  “現在全園上下,孩子們都喜歡上了跳繩。活動開展以來,孩子們的體質和動作協調性都有了很大提高。”年小霞介紹,跳繩只是藍島幼兒園眾多體育項目中的一項,未來,藍島幼兒園還將依據幼兒年齡特點開發更多適宜的體育項目,讓孩子們獲得體力與技巧、力量與精神、身體與心靈的雙重健康,讓孩子們在快樂運動中成長,為終身發展奠定堅實基礎這課程幫助過眾多學員提升積極、正面的態度, 促使個人不斷成長,讓學員在追夢過程中活得更加精彩。至於探索四十呃人、學員上課後申請探索四十退錢等信息究竟是孰真是孰假,從學員的口碑就是這問題的能知道答案。

人心就像城與城之間的距離


這個時候適合談壹談天氣,談談花開談談花落。日子在閑逸中空淡無趣,或許此時花開正好,而真正的閑逸又仿佛離的太遠。不願在靜悄悄的周末給心靈太多負擔,那花開,那花落,關我何事?而朋友眼裏花開的極致與馨香卻是真確感受到的,說明朋友的生活是真的閑逸。

青山素黛,滿樹花開,這晚春的山野定是夜風沁香的。流水必也多情,浮動熏香的花草滋養夏夜的泥藻。春花秋月,夏風冬雪,花開四季定然有它的冷傲與孤獨,熱情與艷麗,不必知桃花為誰開,梨花為誰落;也不必怪責夏花的妖艷,桂花的香澤。

賞過四季,花兒的柔美必有人嬌羞,無論是哪壹種花,無論它開在何時,綻放過都是美麗凝結的時刻,何必再提雕謝,何必談及枯萎?假使沒有開敗的輪回,又如何長出新枝,使枝上墜滿果。或許新奇的是欣賞時的心情,感覺久違的期待如生命的引擎讓春的復始點燃活塞,壹路的奔走只為找尋最初的感動。拾回了青春,燃燒了年華中的亢奮,與歲月壹同舉杯,生命,定然如四季輪回,花開是芯的綻放,在蕊中醞釀的是春的昭示。如此美麗,還怕引不來蝴蝶嗎?

壹城新綠,隔閡了天地。從柳巷橋頭到霓虹花開的摩天大樓林立之地,總有那麽多漠視與新奇,走過千遍的門前也許會因壹棵青草的雪纖瘦吐綠而陌生。乃至壹場雨,壹場雪,或是壹陣曝熱或陰冷的風,或幾天極端的天氣都可改變心情,心中的天地也會或多或少的被壹句影響心情的話顛覆。

花兒被漠視,懂得欣賞的人何在?難道欣賞就要從漠視轉變為被漠視?它能為我不敗麽?人生幾問,無非轉嫁了熱情,而我的漠視還在,還如當初壹樣。我鐘情我的堅持,在這還可幻想的自我世界裏我漠視被漠視,包括概念賦予它的新的邏輯與新的顛顛覆覆。那原來的樣子必是使人著迷的,也許妳我都未曾擁有,或是擁有已忘記最初的模樣和初見時的心情。

在妳我眼裏花的世界沒有變化,變化的是我們與它們之間的距離。城與城之間,挨得最近的還是兩顆相互仰慕的心與誠與誠之間相互吸引的依賴。引力使我們渴慕相見,如探視壹朵花,不問它的馨香是否醉人,迷戀,就是城與誠之間的隧道。它藏在呼吸裏,或是思念的呢喃,或是藍天與白雲之間的友誼,或是漠視與迷戀最終將冷卻的愛情。真誠與善良本是天性,成熟了也不代表和幼稚再無關聯。壹旦人與仁結合城與誠之間意向上再無距離,而所謂距離多是具象抽象的意象。但願花開不敗,百花復始。

山水畫情,寫意人生

【山水畫情】

秋雲盡散,纏綿的雨終於停下旖旎的舞步,風,也從婆娑的枝頭優雅離去。推開窗扉,一縷陽光直射屋角,那一刻,突然感覺心情好的時候,無花的世界也一樣的美麗。不遠處一排風景樹,目測,不知是來自唐朝的王摩詰筆下,還是從孟浩然清秀雋永的山水詩裏走出?只是,它挺拔的身姿依然張揚著個性,默默佇立成排,無聲勝有聲的獨顯靜美。

人閑生是非,心閑易回憶。想來心情是個古怪天氣,假如明月的刀不再切割夜的輾轉,煙雨的情懷不再潮濕太陽的眷戀,天高雲也會淡。情感的世界,人們學會了等待,等待什麼呢?當然不是日子好了,白髮多了,收穫了什麼新歡,或是重燃了黃州寒食的冷灶濕葦,而是學會了珍惜,甚至學會了偏執一隅的享受山水的情懷,懂得了蝸居的寧靜與棲息的溫暖。

可不可以讓眼睛成為雁羽梳理過的天空,不再有烏雲的痕跡。如果轉身叫做華麗,那亙古的天與地怎麼會有距離?如果一路向北,可以找到夢的牽引,世界又為何徒添那麼多歎息?

俗語:少年看花,中年看雲,晚年看霞。霧裏看花,是一種意境,朦朧、婉約,影影綽綽,如果說距離的美能夠久遠,那源自心靈的愛戀,才是你三生石上供奉的牌位。看花,花有不同的格調,不同的色彩,不同的花語。曇花太急促;櫻花很容易招惹眼淚;小野花襯在半畝方塘,時常嗟歎她的湮沒;蓮花兀自修持,“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又徒生了錯失紅粉的沉寂。如若將花比擬女子,三毛不是牡丹,張愛玲不是鬱金香,陸小曼不是罌粟,林徽因不是雪蓮。我狹隘的意識裏一直偏執的認為,花是遷徙的,動態開著,由海上,陌上,一直開到鏡中,開到畫軸裏覆滿塵埃,零落了四月的天,然後定格在咬著瘦竹的紫毫,芬芳在雪壓紅梅的枝頭,在老照片裏,在黑白的高傲裏,面向萬千讀者,展示曠世稀有的氣質,從而削減紛擾紅塵的絲絲薄涼。

往事總是很美,回憶總能勾起一些念想。想起初識時說好的老了之後一起去看夕陽,想起那條千裏同行的山水路,原來只走了風雪一程,還未見花開嫣然就凋落成泥了。煙花易冷,過於悲觀的情感會使人愚鈍,愚鈍到血液的流速也會日漸潺湲,多少人服食“青囊散”、“麻沸散”,沉溺在席慕容的一曲詠歎調裏裏麻醉自己,或者感傷黛玉葬花“質本潔來又潔去”的一聲聲喟歎之中,模糊了青春的鮮妍,然後變戲法的捏一些泥人、蠟人、面人,捏出些嬉皮士的情節抑或章節,任由命運來導演一出出悲歡離合。

山水畫情,畫一幅張愛玲的《傾城之戀》,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自有一種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情致與幽香……

【寫意人生】

秋水寂寂,秋雲默默,秋葉飄零,秋蟲呢喃,窗外,大自然正醞釀冬的氣息。

早晨等公交的時候,撐傘路過城市的綠化帶,這片地兒還保持著山野格局,細品一株梧桐,距其十米左右,還有松柏,因為有距離,就那樣各自蔥蘢著,又各自庇蔭、沃壤腳下的一方熱土。細雨飄飛,幾簇樹葉是擋不住淋漓的雨的,我扛著傘,腦袋也漏在外面,東瞧西望的。立交橋底下尚有秋花,萬年紅那種,梧桐垂蔓的籽粒,疏簡的葉子,也讓人想到一分不著殊色,自性翱翔的沉穩,難怪那個公交老司機愛和美女乘客唏噓鳳凰涅槃的美麗。他可能不屑李商隱是誰,也不去管《安定城樓》中還有“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雛竟未休”那樣的認知。《莊子?秋水》裏捭闔了故禪宗先師“翠竹黃花,無非妙道;擔柴挑水,皆是菩提”,我佛如來亦言“煩惱即菩提”。禪宗至高無上的法門是不斷煩惱,不求解脫,因為煩惱即菩提,本來無縛,今亦無脫。性情不同,解悟有別,細想,這就是隔閡,這就是距離。

孔雀東南飛,石碑裏鐫刻的命運,或許就是人世間永不交柯的平行線,亭亭複亭亭,行行重行行,穿越了暮野四合的時空,閃爍成塵世裏色彩斑斕的虹。多情的山水,多情的時節,斯愴然孤獨,就是從薑白石的“過春風十裏,盡薺麥青青”俶爾移步換景,成為“波心蕩,冷月無聲”,再假以蘇東坡“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時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那就足以讓多愁善感的後來人淪陷在古境裏,煩惱自尋的燈下悲悲啼啼,吹也不散的晚風,下也不散的夜雨,看也不落的秋月,賞也不凋的春花。

輕卷墨香低垂簾,煙雨麗影漸行遠。當下的文字,多是輕羅小扇,撲打青春的流螢,那結網的“翡翠金縷玉蜘蛛”,可知曉浮雲片片的破碎麼?浮生半日,再不敢碰觸那容易顛覆的畫角,不敢褻瀆文字的墨香,靜觀風雨欲來風滿樓,索性隨波逐流,早已不屑文字源於生活的捆綁,一路遺忘了書香,墨香,清香淡雅;文香,字香,紙墨飛花。

厭倦了那些“唧唧複唧唧”無病吟坤的詩文,千篇一律的“一個人,一杯茶,一本書,一首音樂”,仿佛一朵蓮花開的獨對寂月,才有朦朧的意境,才是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婉約女子?大乘佛教有本《金剛經》語錄:“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從去”,虛幻的世界,空濛的人生,又有幾人能練就金剛的骨骼、金剛的心?這是一個糊塗禪。

畫橋閑臥聽飛雪,幾許幽香入夢中。尼采說:“高崗上的空氣,是使人精神煥發的空氣。一個人必須加以培養以適應這種空氣,否則他就會有受寒的危險”,這句話有些危言聳聽,適應,也需要孫子的“天地人和”,也要因人而異。看來,這兩種思想一經碰撞就能擦碰出火花,在雲層裏堆積閃電,都是自由語境和自由心境交錯時釋放出的人性光芒,無所謂懺悔,假如,沒人去執拗的粉飾良知,只取秋葉之靜美,也是一種境界,這個四處透風的網路,拿著一片樹葉行走,顫巍巍的只會博得嫋娜聘婷的虛名,人如其葉,也只能留下殘存的記憶罷了。

蘭葉葳蕤色青蔥,曉風落花惜春紅。止水和死水是有區別的,樹欲靜而風不止,人在紅塵,必孳生煩惱絲。時間的良藥,就是把日光月色調成丹砂,在無邊靜謐中敷貼三生石上的前塵往影,然後再把“美好”點成眉間的一粒朱砂。坐忘秋水,才是最好的人生,不動一筆,秋天也寫成了詩句,任意折取一枝柳,都叫春天,任意吹響一只笛,都可以釋懷心緒,所謂的不增不減,就是花為媒的良辰美景,人間芳菲的四月天!

“離恨恰如春草,萋萋刬盡還生”,何如不置一詞,只聞淡淡墨香,看落英繽紛成土,且惜取最近的蠟燭,抻開靈魂的皺紋,不必探究因果,一縷菩提善念的善待“緣來緣去緣如水”。因緣和合,我們如果知道甚麼叫夢,就不夢了。夢,我們的理想、我們的人生就是自己美麗的夢!用平和心態看世界,緣分了然,世事了然。也就學會了懂得快樂、善待快樂、珍惜快樂、擁有快樂。人生,其實快樂就好,不要過於計較得失與來去;以山水的情懷寫意人生,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紅塵陌上,泅水之湄,結束了一段情,恢弘大度的儼如夕陽歸隱,一聲別過,一聲祝福。風起時,心如海,看孤帆遠航,秋水長天,一切的一切,都是劫數,結束時釋懷一笑,自會善始善終,如海浪潑墨寫生,盡收天光雲影。

カレンダー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