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激動人心的開班儀式


懷著無比激昂的心情,我們嶺南師範學院化學化工學院破曉實踐隊來到了這次三下鄉的駐點——長坡中學,經過前壹天的整理與準備,今天終於迎來了我們激動人心的開班儀式。校方與我們團隊的緊密合作,為我們三下鄉的活動奠定了壹個良好的基礎。

據了解,此次開班儀式我們做了許多前期準備。開班儀式前夕,我們開展了壹系列的會議,確保了各項議程的進行,同時,長坡中學駐點的領導為我們指點迷津,輔助我們順利進行各項活動。要知道,壹個成功的團隊是離不開隊員的團結合作以及對長的正確指導。在開班儀式前,我們實踐隊隊員清楚地了解了隊長給我們安排的有關工作,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任務。為了方便工作的進行,我們在12號晚上就已經把活動現場所需要的桌子椅子準備好,第二天早上7點保潔組就開始清理現場,宣傳組開始布置現場,所有的前期工作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我們的開班儀式在9點開始,令我們開心的是,在儀式前壹小時就已經有學生和家長的到來,由此可以看出當地學生對我們這次實踐活動的期待與支持。接待組也早已候在校門口等待學生與家長的到來,在8點40分時所有的學生和家長都已進場完畢,靜候開班儀式的開始。盡管天氣炎熱,同學們和家長的熱情卻沒有因此褪減。在這期間,由於我們對校方各種事物不太熟悉,在校的領導很熱情積極地幫助我們,指導我們工作有序進行,在此衷心的感謝學校領導對我們的幫助與支持,也對學生與家長的積極參與表示深深的感謝。

我們每個人遇到的事都不會是壹帆風順的,但重要的是我們有壹顆解決問題的心。雖然在開班儀式期間遇到壹些波折,但我們都能及時想辦法壹起解決。最終開班儀式也能夠取得圓滿成功。我們要感謝生活中的壹些不完美,正是因為有這些小波小折,才讓我們破曉社會實踐隊變得更加團結,也促使我們在未來的路上走的更遠!
PR

人心就像城與城之間的距離


這個時候適合談壹談天氣,談談花開談談花落。日子在閑逸中空淡無趣,或許此時花開正好,而真正的閑逸又仿佛離的太遠。不願在靜悄悄的周末給心靈太多負擔,那花開,那花落,關我何事?而朋友眼裏花開的極致與馨香卻是真確感受到的,說明朋友的生活是真的閑逸。

青山素黛,滿樹花開,這晚春的山野定是夜風沁香的。流水必也多情,浮動熏香的花草滋養夏夜的泥藻。春花秋月,夏風冬雪,花開四季定然有它的冷傲與孤獨,熱情與艷麗,不必知桃花為誰開,梨花為誰落;也不必怪責夏花的妖艷,桂花的香澤。

賞過四季,花兒的柔美必有人嬌羞,無論是哪壹種花,無論它開在何時,綻放過都是美麗凝結的時刻,何必再提雕謝,何必談及枯萎?假使沒有開敗的輪回,又如何長出新枝,使枝上墜滿果。或許新奇的是欣賞時的心情,感覺久違的期待如生命的引擎讓春的復始點燃活塞,壹路的奔走只為找尋最初的感動。拾回了青春,燃燒了年華中的亢奮,與歲月壹同舉杯,生命,定然如四季輪回,花開是芯的綻放,在蕊中醞釀的是春的昭示。如此美麗,還怕引不來蝴蝶嗎?

壹城新綠,隔閡了天地。從柳巷橋頭到霓虹花開的摩天大樓林立之地,總有那麽多漠視與新奇,走過千遍的門前也許會因壹棵青草的雪纖瘦吐綠而陌生。乃至壹場雨,壹場雪,或是壹陣曝熱或陰冷的風,或幾天極端的天氣都可改變心情,心中的天地也會或多或少的被壹句影響心情的話顛覆。

花兒被漠視,懂得欣賞的人何在?難道欣賞就要從漠視轉變為被漠視?它能為我不敗麽?人生幾問,無非轉嫁了熱情,而我的漠視還在,還如當初壹樣。我鐘情我的堅持,在這還可幻想的自我世界裏我漠視被漠視,包括概念賦予它的新的邏輯與新的顛顛覆覆。那原來的樣子必是使人著迷的,也許妳我都未曾擁有,或是擁有已忘記最初的模樣和初見時的心情。

在妳我眼裏花的世界沒有變化,變化的是我們與它們之間的距離。城與城之間,挨得最近的還是兩顆相互仰慕的心與誠與誠之間相互吸引的依賴。引力使我們渴慕相見,如探視壹朵花,不問它的馨香是否醉人,迷戀,就是城與誠之間的隧道。它藏在呼吸裏,或是思念的呢喃,或是藍天與白雲之間的友誼,或是漠視與迷戀最終將冷卻的愛情。真誠與善良本是天性,成熟了也不代表和幼稚再無關聯。壹旦人與仁結合城與誠之間意向上再無距離,而所謂距離多是具象抽象的意象。但願花開不敗,百花復始。

山水畫情,寫意人生

【山水畫情】

秋雲盡散,纏綿的雨終於停下旖旎的舞步,風,也從婆娑的枝頭優雅離去。推開窗扉,一縷陽光直射屋角,那一刻,突然感覺心情好的時候,無花的世界也一樣的美麗。不遠處一排風景樹,目測,不知是來自唐朝的王摩詰筆下,還是從孟浩然清秀雋永的山水詩裏走出?只是,它挺拔的身姿依然張揚著個性,默默佇立成排,無聲勝有聲的獨顯靜美。

人閑生是非,心閑易回憶。想來心情是個古怪天氣,假如明月的刀不再切割夜的輾轉,煙雨的情懷不再潮濕太陽的眷戀,天高雲也會淡。情感的世界,人們學會了等待,等待什麼呢?當然不是日子好了,白髮多了,收穫了什麼新歡,或是重燃了黃州寒食的冷灶濕葦,而是學會了珍惜,甚至學會了偏執一隅的享受山水的情懷,懂得了蝸居的寧靜與棲息的溫暖。

可不可以讓眼睛成為雁羽梳理過的天空,不再有烏雲的痕跡。如果轉身叫做華麗,那亙古的天與地怎麼會有距離?如果一路向北,可以找到夢的牽引,世界又為何徒添那麼多歎息?

俗語:少年看花,中年看雲,晚年看霞。霧裏看花,是一種意境,朦朧、婉約,影影綽綽,如果說距離的美能夠久遠,那源自心靈的愛戀,才是你三生石上供奉的牌位。看花,花有不同的格調,不同的色彩,不同的花語。曇花太急促;櫻花很容易招惹眼淚;小野花襯在半畝方塘,時常嗟歎她的湮沒;蓮花兀自修持,“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又徒生了錯失紅粉的沉寂。如若將花比擬女子,三毛不是牡丹,張愛玲不是鬱金香,陸小曼不是罌粟,林徽因不是雪蓮。我狹隘的意識裏一直偏執的認為,花是遷徙的,動態開著,由海上,陌上,一直開到鏡中,開到畫軸裏覆滿塵埃,零落了四月的天,然後定格在咬著瘦竹的紫毫,芬芳在雪壓紅梅的枝頭,在老照片裏,在黑白的高傲裏,面向萬千讀者,展示曠世稀有的氣質,從而削減紛擾紅塵的絲絲薄涼。

往事總是很美,回憶總能勾起一些念想。想起初識時說好的老了之後一起去看夕陽,想起那條千裏同行的山水路,原來只走了風雪一程,還未見花開嫣然就凋落成泥了。煙花易冷,過於悲觀的情感會使人愚鈍,愚鈍到血液的流速也會日漸潺湲,多少人服食“青囊散”、“麻沸散”,沉溺在席慕容的一曲詠歎調裏裏麻醉自己,或者感傷黛玉葬花“質本潔來又潔去”的一聲聲喟歎之中,模糊了青春的鮮妍,然後變戲法的捏一些泥人、蠟人、面人,捏出些嬉皮士的情節抑或章節,任由命運來導演一出出悲歡離合。

山水畫情,畫一幅張愛玲的《傾城之戀》,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自有一種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情致與幽香……

【寫意人生】

秋水寂寂,秋雲默默,秋葉飄零,秋蟲呢喃,窗外,大自然正醞釀冬的氣息。

早晨等公交的時候,撐傘路過城市的綠化帶,這片地兒還保持著山野格局,細品一株梧桐,距其十米左右,還有松柏,因為有距離,就那樣各自蔥蘢著,又各自庇蔭、沃壤腳下的一方熱土。細雨飄飛,幾簇樹葉是擋不住淋漓的雨的,我扛著傘,腦袋也漏在外面,東瞧西望的。立交橋底下尚有秋花,萬年紅那種,梧桐垂蔓的籽粒,疏簡的葉子,也讓人想到一分不著殊色,自性翱翔的沉穩,難怪那個公交老司機愛和美女乘客唏噓鳳凰涅槃的美麗。他可能不屑李商隱是誰,也不去管《安定城樓》中還有“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雛竟未休”那樣的認知。《莊子?秋水》裏捭闔了故禪宗先師“翠竹黃花,無非妙道;擔柴挑水,皆是菩提”,我佛如來亦言“煩惱即菩提”。禪宗至高無上的法門是不斷煩惱,不求解脫,因為煩惱即菩提,本來無縛,今亦無脫。性情不同,解悟有別,細想,這就是隔閡,這就是距離。

孔雀東南飛,石碑裏鐫刻的命運,或許就是人世間永不交柯的平行線,亭亭複亭亭,行行重行行,穿越了暮野四合的時空,閃爍成塵世裏色彩斑斕的虹。多情的山水,多情的時節,斯愴然孤獨,就是從薑白石的“過春風十裏,盡薺麥青青”俶爾移步換景,成為“波心蕩,冷月無聲”,再假以蘇東坡“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時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那就足以讓多愁善感的後來人淪陷在古境裏,煩惱自尋的燈下悲悲啼啼,吹也不散的晚風,下也不散的夜雨,看也不落的秋月,賞也不凋的春花。

輕卷墨香低垂簾,煙雨麗影漸行遠。當下的文字,多是輕羅小扇,撲打青春的流螢,那結網的“翡翠金縷玉蜘蛛”,可知曉浮雲片片的破碎麼?浮生半日,再不敢碰觸那容易顛覆的畫角,不敢褻瀆文字的墨香,靜觀風雨欲來風滿樓,索性隨波逐流,早已不屑文字源於生活的捆綁,一路遺忘了書香,墨香,清香淡雅;文香,字香,紙墨飛花。

厭倦了那些“唧唧複唧唧”無病吟坤的詩文,千篇一律的“一個人,一杯茶,一本書,一首音樂”,仿佛一朵蓮花開的獨對寂月,才有朦朧的意境,才是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婉約女子?大乘佛教有本《金剛經》語錄:“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從去”,虛幻的世界,空濛的人生,又有幾人能練就金剛的骨骼、金剛的心?這是一個糊塗禪。

畫橋閑臥聽飛雪,幾許幽香入夢中。尼采說:“高崗上的空氣,是使人精神煥發的空氣。一個人必須加以培養以適應這種空氣,否則他就會有受寒的危險”,這句話有些危言聳聽,適應,也需要孫子的“天地人和”,也要因人而異。看來,這兩種思想一經碰撞就能擦碰出火花,在雲層裏堆積閃電,都是自由語境和自由心境交錯時釋放出的人性光芒,無所謂懺悔,假如,沒人去執拗的粉飾良知,只取秋葉之靜美,也是一種境界,這個四處透風的網路,拿著一片樹葉行走,顫巍巍的只會博得嫋娜聘婷的虛名,人如其葉,也只能留下殘存的記憶罷了。

蘭葉葳蕤色青蔥,曉風落花惜春紅。止水和死水是有區別的,樹欲靜而風不止,人在紅塵,必孳生煩惱絲。時間的良藥,就是把日光月色調成丹砂,在無邊靜謐中敷貼三生石上的前塵往影,然後再把“美好”點成眉間的一粒朱砂。坐忘秋水,才是最好的人生,不動一筆,秋天也寫成了詩句,任意折取一枝柳,都叫春天,任意吹響一只笛,都可以釋懷心緒,所謂的不增不減,就是花為媒的良辰美景,人間芳菲的四月天!

“離恨恰如春草,萋萋刬盡還生”,何如不置一詞,只聞淡淡墨香,看落英繽紛成土,且惜取最近的蠟燭,抻開靈魂的皺紋,不必探究因果,一縷菩提善念的善待“緣來緣去緣如水”。因緣和合,我們如果知道甚麼叫夢,就不夢了。夢,我們的理想、我們的人生就是自己美麗的夢!用平和心態看世界,緣分了然,世事了然。也就學會了懂得快樂、善待快樂、珍惜快樂、擁有快樂。人生,其實快樂就好,不要過於計較得失與來去;以山水的情懷寫意人生,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紅塵陌上,泅水之湄,結束了一段情,恢弘大度的儼如夕陽歸隱,一聲別過,一聲祝福。風起時,心如海,看孤帆遠航,秋水長天,一切的一切,都是劫數,結束時釋懷一笑,自會善始善終,如海浪潑墨寫生,盡收天光雲影。

為教育戰線做出貢獻的前輩們


春意漸濃的季節,不想貪睡,早早醒來,在社區的院子裏漫步,稀少的人群,給了我難得的清靜。欣喜之餘,邊走便肆意的手足舞蹈,算是一種晨練。

清掃地面的聲音打破了我此刻的香港一日遊清寧,不遠處那對清潔工夫婦正在打掃社區的衛生。這聲音一陣陣傳入我的耳朵,極其吵雜。他們每日如此,早起掃地面,中午到下午不停地運送垃圾,可惡的垃圾總也運送不完,令人反感。一輩子都在做同樣一件事情,起點很低,低到永遠沒有發展的前途。

一日聽到《坐井觀天》的新論,某孩子說,青蛙跑到井外面發現這個世界真大,萬一迷了方向咋辦?於是,又回到了井底,還是井底最安全。我對此看法哭笑不得,如今的孩子什麼想法都有,真是難為老師們了。或許,安守低處也是一種穩妥,至少它可以承受低處的單調。

在某一刹那間,我理解了那對夫婦,安守低處也許在某種情況下是一種對生活的無奈,不然奔波的結果或許是傷痕累累。

喜歡一種花,民間叫它“喇叭花”、“打碗花”,形狀酷似小喇叭,真名叫做野旋花。它從初夏開花一直到秋日,不曾凋謝,一朵朵,一串串,好生熱鬧!不擇地點,隨處開放,在無人問津的牆角,在土坎上……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它。

若不是一個清閒的下午,我還真不認識它。它低處逢生,低處嬌豔,低處落幕,但它身上有一種安於貧窮,卻很樂觀的精神吸引了我。我懂得了低處依然可以開出鮮花,低處依然可以活出精彩!

安守低處,未嘗不是一種恬淡的人生。

父親喜歡養花,為了花草不惜代價,母親埋怨地對我說父親的不是,我笑著應答。父親已經退休,凡事早已放開,安守低處只為修身養性,與花草相伴,與露水相吻,何嘗不是一種淡定的人生態度?我是可以理解的。

想起陶淵明那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一個志向高遠的人,在山腳下種些野菊花、豆苗之類的,結果“草盛豆苗稀”,恐怕這種尷尬境界除了陶淵明就再無旁人了。然身處低處,心思淡定,即便沒有種出茂盛的脫髮豆苗也一樣的悠哉。

那日,在公園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一邊接電話,一邊哭泣。心想,這種年紀還像小女生一樣哭哭泣泣,一定是內心受到了創傷,這創傷肯定緣自某一個男人。人到中年,沒有了底氣,再也不是花季的嬌蠻,委屈能夠獨自承受,可這樣大眾場合的哭泣,決絕是心兒傷透。我用多事的心猜測一定是哪個男人負了她的半生,何以讓她身在低處卻不肯低眉。

女人,特別是美麗的女人,大都任性有小脾氣。青春貌美的時候,後面追逐一大群男孩子,自己就是一個高傲的公主,對任何人不屑一顧。到後來,心氣沒了,越活越低,低到心冷。

一直喜歡聽《女人心》這首歌曲,歌手那沙啞的音質把一個女人的心唱活了,唱得人想落淚。情到深處必然低眉,為一個男人低眉,低到最低處……

“遇見你,我變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塵埃裏去,但我的心是歡喜的。並且在那裏開出一朵花來。”即便愛的卑微,依然心底歡喜,這大抵就是癡情女子的愛情絕戀。

都說春天是相思的季節,“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在這多情的浪漫季節,唯有一朵花般的女子才能真正領略到春的盎然。過了一朵花,兩朵花的年紀,浪漫似乎早已遠離。唉!春又何嘗不是惹了一身感懷。

其實,安守低處的女子,只要內心豐腴,即便人到中年,容顏衰退,依然可以優雅而過。愛,不一定會遠離。

偶爾覺得,每日重複著同樣的工作,單調又沒有多少物質誘惑,似乎在同學那裏是一點底氣都沒有。記著無論談什麼都不談錢,單薄的工資卡何以和她們嫁的鋁窗維修那些有錢人的日常消費相提並論,唯有低頭岔開話題。也許吧!在她們眼裏,沒有太多的“宏偉目標”,守著清貧的歲月,做她們認為枯燥的工作,一年一年,一生一世,真是傻!然,平凡、艱苦,不想刻意奔往高處,只願低處安守,求得內心的繁華和寧靜,卻是我的執意。

有時候,低處落腳,也不是自甘墮落,而是一種放低心態,從平淡中去昇華人生。很多成功的人士不都是從底層做起嗎?像陶淵明那樣退居低處,也是一種看盡世事後的淡定和智慧。

那低處生長的野旋花,不是每個酷夏都在吐露芬芳嗎?那井底的青蛙,不是依然很快樂嗎?那多少為教育戰線做出貢獻的前輩們,不一樣桃李滿天下嗎?

安守低處,一樣芳香無比;安守低處,也一樣的令人敬畏。

我最喜歡的女人


紅樓奇葩明眸善睞的林黛玉我最愛,客死異鄉的民國美女張愛玲我最愛,才貌雙全的於鳳至我最愛.

一紙紅樓迷倒萬家,千古一夢夢醒幾人.林黛玉是一個不老的神話,是一朵飄落人間的奇葩.男人憐愛,女人惋惜.她有多美"病比西施勝三分."她有多聰明,"心比比幹多一竅"我們常人心有六竅,國神比幹有七竅玲瓏之心,她竟然還多一竅;她的氣質有多高雅“靜時如嬌花照月,行時如弱柳扶風."還有那花謝花開的生髮方法滿天才情;不甘世俗的風骨.真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有些人總是把她與寶釵比來比去,說娶妻當娶寶釵.曹老夫子告訴你了,顰兒不是人間凡花,是天界一株仙草,來到世間只為還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無需超度天上人間來去自如.凡夫俗子不配娶她.脂硯齋曾說:"石頭記唯二玉為主"你在優秀也是枉然,僅僅只是陪客.

大觀園不是省親用的,"有鳳來儀"住的是林妹妹,曹大師修建柳帶花香的大觀園是讓顰兒的生魂有一個乾淨美麗的空間.

前八十回沒有任何衣飾的描寫,這是不屑的,亦或是多餘,黛玉活著就是一種美麗,似青山隱隱,如綠水悠悠.秉絕代姿容,具稀世俊美,集萬千柔腸於一身.是一朵笑靨,一種風情,是驚鴻一瞥.嗚咽時花濺淚鳥驚心;愉悅時,風傳情水含笑.

黛玉是柔情的,與鳥兒講話,為鮮花建塚.使小性時適可而止,嫣然一笑付之流水,

顰兒是溫暖的,教香菱學詩,不厭其煩;待紫鵑親如姐妹,如三月煙花.

顰兒是包容的,她愛寶玉無怨無悔,淚盡而亡.神瑛侍者下凡後,晝夜困著鴛鴦,吃著丫環嘴上的胭脂,想著寶釵的一節酥臂.同秦鐘琪官有著說不清的曖昧.這些都不重要,襲人之流黛玉是不屑一妒.金玉姻緣僅僅只是凡間一說.

她知道寶玉不僅僅是她前世的回眸,更是三生石畔就精心呵護了她生命的人.他們是心靈的契合,精神的相約,彼此的香港遊懂得.曾看過一本續書寫寶玉黛玉完婚,新婚之夜發現黛玉胸前有一明珠,有珠玉之說,真是無稽之談俗不可耐.靈河岸邊就種下的情緣不許更改.紅塵路上生出淚眼無需粉黛.

黛玉知道寶玉有多愛她,絳珠,血淚也,紅樓一書,血淚之作;絳珠草,血淚之草.神瑛侍者曹雪芹也.曹雪芹窮其一生著紅樓,神瑛侍者日以甘露惠絳珠.

這個集美麗才情聰慧風骨於一身的女人,她的一生是一個美麗的血淚之約.正是:

鏡花水月一場空,

多少血淚在夢中.

靈肉從來不相同,

留取清潔報蒼穹.

張愛玲一個橫空出世的才女,一個文壇的精靈.一夜間紅遍了黃浦江畔.

愛她憂傷的文字,更愛她傳奇的一生.

淪陷的上海,一抹美麗的蒼涼,塵埃中的一朵小花,藍布旗袍下翻出的一角亮麗,那就是我喜愛的張愛玲.在肅殺中寫上一段悲涼,就給後人留下一紙芬芳.無論是冬日的太陽,還是昏黃的燭光.都可以彌漫著她的書香.無論是寂寞時的消遣,還是入夢前的催眠,它都成了你最溫暖的陪伴.

你可以沒去過上海,但你可以聞到樓梯間燉火腿的味道,街上炒栗子的甜香.你可以聽到小販的吆喝.你可以看見永安裏胡同,石庫門的房.霞飛路高樓,虹口的牆.舊時的上海一幕又一幕在腦海蕩漾.她雖有顯赫的身世,但並沒得到太多的關愛,深宅大院的生活,看到最多的是人性的冷漠,婚姻的敷衍.她二十歲就用老道,冷靜的筆觸解剖著這個社會.她不相信愛情,但嚮往愛情.她說"娶了紅玫瑰,紅玫瑰就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還是床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飯渣.紅玫瑰就是心口上的朱砂".

她一生沒有走出紅樓,她說人生三大恨事其中之一就是紅樓未完.十年一夢迷考據,著有紅樓夢魘一書.她從小熟讀紅樓,不同的版本,略有眼生的字都逃不過,她寫的紅樓夢魘許多人都看不懂.她認為紅樓夢是一本創作性的小說,作者在創作的過程中不斷的修改,增刪.抽換.不斷的進步,她把不同時期的版本羅列起來,推斷抽換,增刪的內容,工程之大之複雜不是十年,而是一生.曲散人終,她都醉臥紅樓不醒.

喜歡她的高調,她從不做作,向全世界宣稱她愛錢,但她一生沒花過男人一分錢.跟胡蘭成時只是因為懂得,胡逃難時她不斷的寄給他錢.同賴雅時,為了給賴雅賺錢治病幾乎熬瞎雙眼.她沒有後代,為賴雅做了人流,一生孤苦,無依無靠.

她悄無聲息的走了,靜靜的躺在洛杉磯出租公寓的水泥地上,蓋了一床薄薄的毛毯,身邊的瓶子裏放著一封遺書.被發現時已經是幾天之後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為她流淚.今天我為這個錙銖必較的上海女人一大哭.為她心底的應急錢那份柔軟,為她一生的不值,為胡蘭成的薄情,為賴雅的自私;更為她的讖言,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子爬滿了蝨子.正是

一紙墨香早橫空,

滿腹柔情化西東

客死異鄉誰來疼,

風月寶鑒看情鐘.

於鳳至一個從歲月深處走來的悲情女子,彈得一手好琴,寫的一手好字,做得一手好詩,畫得一手好荷."不為人誇顏色好,流得清氣滿乾坤"成了她一生的真實的寫照.

她面容古典,清雅如蘭,溥傑初見,詫為雨後新荷.她七歲填詞作對,才名遠播.

花做的肌膚,雪做的骨肉,怎樣的聰慧了得.

做富家女時平淡從容,當少帥夫人時端莊內斂.她的前半生博識,精緻有涵養,後半生堅強果敢大氣.讓女人動容,讓男人汗顏.

張學良是民國四少之一,身邊美女如雲.情人無數.於鳳至讓所有的憂傷如三月的紙鳶放飛在曠野的風中.她收留了趙四,用自己的錢為趙四買了房子.她看重一紙婚約,固守著一份承諾,堅持了婚姻的誠信.無論張學良有多少風花雪月的故事,於鳳至都堅貞不渝,生死相守.

一九三三年,張為抗日頭次下野,她作詩安慰沮喪的張學良"越大洋乘風破浪,等閒千堵冰幛.人言英雄志無量,空餘豪情萬丈..."

在美國,她戰病魔,炒股票,經營房地產,購買伊莉莎白.太勒的豪宅,創下了讓張學良驚訝的財富,為的是等張學良的歸來,一等就是五十年.等到的卻是一紙離婚請求.她說:"為了漢卿我的命都可以不要,別說離婚.我雖簽了字,但永遠不會承認國民黨強加給我的這份離婚協議."

她對子女們講,我同你們父親的情義已超過夫妻間的愛情,我們除了愛情外,還有更有價值的友情,親情.

她的大度,堅韌無人可比;她的果敢,智慧無人能及.她九十三歲時與世長辭,在她的身旁給張學良留了一塊空的墓穴.什麼是生死相許,什麼是海枯石爛,這個北方小鎮的女人用她的一生做了回答.

她永遠都被尊稱是夫人,趙四永遠只是趙四.於鳳至都放下了,我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正是

一紙婚約有多重,

多少誠信在其中.

男女情懷大不同,

曲終人散空留塚.

我愛你們不光是有容貌,還有才情,這些都不重要,更主要的是有著一副雪做的心腸.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